名人坊娱乐注册 长城人寿向关联方低利率“输血”10亿

(原标题:长城人寿向关联方低利率“输血”10亿 投资收益减4.4亿营业支出增四成)

    巨亏下现10亿大额关联交易投资

目前来看,金融街集团及其参、控股子公司对长城人寿绝对的控制局面(持有50.69%的股权),应是其本次进行信托计划投资的主要推动力量。

长城人寿的第三大股东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11日接手原第五大股东北京金宸星合所持有的1.7亿股股权,此后又开始陆续增持,在认购增资股权后,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为中国民生投资集团旗下子公司)以及其关联公司北京金牛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北京金羊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股增加6.79%,达到18.43%,成为第二大股东。

而在14家股权占比小于5%的股东中,多数为投资类公司和地产类公司。这也使得长城人寿董高监的成员中,来自非险背景的高管所占比重较大。

10月12日,有资深保险专家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寿险公司亏损的原因,或是投资收入亏损所导致;或是由于精算、运营等原因引起的产品付出费用低于预计发生的经营成本费用,保险公司难以产生利润;或是保费收入结构构成的不合理而致使退保金、赔付支出等较大所导致。

国庆前夕,长城人寿控股股东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融街集团”)旗下控股上市公司金融街(000402.SZ)发布公告称,长城人寿拟认购上市公司金融街全资子公司上海融兴置地有限公司(简称“融兴置地”)通过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渤海信托”)发起的设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认购金额不超过10亿元。该信托计划贷款利率为6.9%/年(含信托收益),存续期间金融街将通过渤海信托向长城人寿保险支付不超过3.45亿元的利息。

在2016年,长城人寿净利润为-5.19亿元,此前连续四年的净利润总额被吞噬。其营业支出为51.87亿元,同比增长40.19%,超过营业业务收入增长幅度。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名人坊娱乐注册,在2017年出现7.23亿的巨亏之后名人坊娱乐注册,长城人寿亏损局面改善趋势并不明显名人坊娱乐注册,且保险业务收入在今年第二季度下滑超出一半。

上市公司金融街公告披露显示,金融街董事白力担任长城人寿董事长,金融街董事、总经理吕洪斌担任长城人寿董事。

长城人寿今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其保险业务收入11.88亿,净利润-2.97亿,相比上季度保险业务收入21.14亿、净利润3919.61万,出现巨幅亏损的局面。

统计发现,融兴置地所获担保额占到上市公司金融街为全资、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担保累计余额的30.37%。

而对于长城人寿,其2016年以来披露的关联交易信披显示,公司在近3个年度关联交易类型主要为保险业务类、劳务或服务类、委托管理类、资产类和投资运用类,年度交易总额在1.5亿以下,此次如此大手笔认购控股股东旗下公司的融资信托计划尚属首次。

比较去年同期发现,长城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在第二季度出现大幅下滑,同比下滑59.40%,接近六成,净利润与去年第二季度亏损3亿基本相当。

    二季度保险业务收入同比下滑近六成

一起关联交易,将长城人寿推上风口浪尖。

金融街称,公司与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保证合同》,为融兴置地本次融资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本次担保发生后,公司为融兴置地提供的担保余额为35亿元。

事实上,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22亿元,同比上涨44.43%;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0.78亿元,同比增长58.96%。但是,其投资收益为12.89亿元,同比2016年的17.33亿下滑25.62%,投资收益明显受挫;手续费及佣金支出9.10亿,相比2016年同期增长84.11%;业务及管理费支出9.42亿,相比2016年同期25.76%。

巨亏之下,长城人寿一反常态投资的信托计划所涉公司“成色”如何?

日前,上市公司金融街发布公告称,全资房地产子公司融兴置地,计划发起设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次信托计划规模10亿元,贷款期限2 1 1 1,即满2年后的每年度双方均可选择提前终止,长城人寿拟认购该信托计划,认购金额不超10亿元。

成立于2005年的长城人寿,在运营的第14个年头,盈利能力依然堪忧。统计可知,截至今年二季度,长城人寿累计亏损已达19.75亿,而在近两年半亏损达15亿,成为其历史上集中亏损最明显的时段。

根据金融街公告,直接控股股东金融街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计持有长城人寿股份比例50.69%,长城人寿为金融街集团的控股子公司。2018年1-6月,长城人寿保险营业收入38.58亿元,净利润-2.57亿元;2017年度,长城人寿保险营业收入67.22亿元,净利润-7.23亿元。

金融街关联交易公告显示,自2017年起,融兴置地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为-20万元。2018年1-6月,营业收入仍然为0,净利润为-13万元。2017年资产总额74.49亿元,负债总额73.5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7%,净资产9657万元。

市场有质疑称,根据研究机构统计数据,房地产信托平均最高收益率在2018年6月已上浮至8.3%;而平均最低收益率则逐渐上涨到2018年6月的7.72%,长城人寿此次拟认购的信托计划利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长城人寿各类关联交易金额合计3449.95万元。其中,支付长城财富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资产管理费3134.05万元,为最大的关联交易。此前2年,长城人寿在2016年和2017年发生的关联交易分别为1亿和1.43亿,涉及金额较大的关联交易来自长城财富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费和投资运用类费用。

长城人寿2017年度财报显示,仅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和业务及管理费支出两项开支,就接近20亿,占到其营业开支的较大部分比重。此外,提取保险责任准备金等的大幅增加,让长城人寿2017年营业支出出现骤增。

事实上,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无论此次向关联方“输出”的10亿资金是否利率公允,长城人寿的窘境却颇值得关注。根据关联交易公告,长城人寿2018年1-6月保险营业收入38.58亿元,净利润-2.57亿元,延续2016年、2017年巨亏的局面。其最近2年半的实际亏损已达15亿。在长城人寿2017年年报上可以看出,其投资收益相比2016年减少4.44亿,营业支出却相比2016年增加44.23%。

长城人寿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长城人寿7名非执行董事分别来自大新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厦门华信元喜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丰铭置业有限公司、南昌市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民投亚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主要股东所属公司或前股东所属公司。长城人寿监事成员则分别由上市公司金融街以及中国二十二冶集团有限公司、中建二局三公司等股东所属公司高管构成。这些董事和监事成员更多为股东方委派,少有保险工作背景。

不过,长城人寿的7名高管人员除了来自金融街集团及其参控股子公司之外,则多有保险公司工作背景。

    投资、地产类股东频繁进入,董监成员多非险背景

亦有保险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长城人寿所开发的部分寿险产品性价比较高,在中介市场受欢迎程度较大,具备一定的市场竞争力。

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三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国金鼎兴投资有限公司、南昌市政公用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拉萨亚祥兴泰投资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持股比例均被稀释至不足3%。

在2017年的大额增资中,长城人寿的股东数和股份占比不断呈现退出和进入态势。

除原有股东之外,在上一次的增资中,长城人寿新引进的股东为宁波华山丰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升为4.75%。资料显示,该股东与现有股东北京华山弘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是同一个管理人管理的不同基金,后者在此次增资后的持股比例为0.25%,两基金对长城人寿的持股比例共计达到5%。

对于2017年的亏损,长城人寿称,净亏损主要是历史金融资产计提减值3.3亿元所致。该公司同时表示,综合收益较上年度实现大幅减亏4.79亿元,表明公司2017年经营转型成效良好。

金融街公告称,该笔信托计划贷款利率为6.9%/年(含信托收益)。信托计划存续期间公司将通过渤海信托向长城人寿保险支付不超过3.45亿元的利息。本次关联交易总额不超过13.45亿元。

【17173新闻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

屠龙在手行天下,纵横玛法战未休!仙峰游戏2018年度扛鼎巨制、经典85英雄合击手游《烈焰武尊》全新版本“铁血英雄”现已豪情上线!三大职业搭配六大合击,特戒神器再度归来,无限制自由PK,百人同屏攻沙,超多玩法,释放你的战斗热情,秀出你的骚操作!